专业频道:
经济出现“三低” 欧美央行相继深陷货币宽松分歧
发表时间:2019-10-14 10:56 浏览次数:375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欧洲央行内部分歧严重,多数投资机构依然倾向欧洲央行将会效仿日本央行的做法,在负利率政策越走越远同时启动配合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的QQE措施,以避免欧债危机再度发生同时投入巨额QE资金刺激经济增长。
  继美联储内部在降息步伐出现分歧,欧洲央行也“步其后尘”。
  欧洲央行最新公布的9月货币政策纪要显示,欧洲央行围绕货币宽松步伐的分歧骤然加剧——一方面赞成大幅降息的官员嫌9月降息10个基点“力度不够”,若不是欧洲央行决定从11月起重启每月200亿欧元购债QE计划,他们将力推在9月降息20个基点;另一方面来自德国、法国、荷兰的官员则反对欧洲央行重启上述QE计划,原因是他们认为QE属于最后的刺激经济措施,现在实施为时尚早。
  一位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欧洲央行内部之所以出现如此严重的分歧,主要原因是欧洲国家经济发展状况不一,南欧等地区国家鉴于经济衰退与偿债压力双双增加,迫切需要欧洲央行启动大规模的QE计划刺激经济增长并稳定金融市场;德国、法国与荷兰等国家由于前些年经济明显复苏,更侧重放缓货币宽松步伐以控制通胀上升压力。
  “如何弥合欧洲央行内部分歧,正给即将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构成新挑战。”他指出。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分析师Boris Schlossberg则指出,这背后,是欧美央行都将面临一个以前从未出现的经济状况,即低增长,低通胀与低利率。如何有效把控货币宽松政策,既能起到刺激经济增长作用又可以避免通缩问题出现,正考验它们的智慧。
  “更重要的是,随着金融市场担心新一轮QE计划的经济拉动效应不如以往,欧美央行还得让市场相信,自己的新一轮货币宽松步骤能够尽早带领经济走出当前的贸易局势紧张与增长乏力泥潭。”他强调说。
  欧洲央行的“鹰鸽之争”
  欧洲央行内部针对新QE计划的分歧如此巨大,的确令金融市场颇感震惊。
  “原以为欧洲央行会一致通过上述QE计划,没想到德国、法国、荷兰官员会投出反对票,他们几乎拥有1/3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话语权。”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这些国家之所以反对上述QE计划,主要原因是新QE计划将导致欧洲央行突破自我设定的购债限制,令新QE计划面临新的法律挑战。
  此前,欧洲央行规定,欧洲央行可以购买每个成员国所发行的1/3国债。随着前些年欧洲央行持续推进QE计划,目前欧洲央行持有的德国等欧洲国家国债规模已接近这个上限,未来购债空间已经所剩无几。
  因此德国、法国、荷兰官员要求欧洲央行应将QE作为最后的刺激经济增长措施,不到万不得已不应轻易使用。
  “这仅仅是表面原因。”他分析说。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相比南欧国家经济复苏缓慢,德国、法国与荷兰前些年都经历不错的经济复苏,因此他们更侧重适度放缓货币宽松步伐以控制通胀上升压力。此外,这些国家央行官员还认为当前德国等欧洲国家国债收益率已跌入负值,欧洲央行新的QE购债计划无助于国债收益率曲线变陡,从而吸引大量资本投入实体产业经济,相应的经济拉动效应未必能达到政策预期。
  尽管反对声不断,欧洲央行还是在9月采取降息+重启QE计划,表明欧洲大部分国家依然寄希望通过新QE计划拯救经济衰退风险。
  毕竟,不少南欧国家受制于社会稳定等因素,导致其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宽松货币环境。何况随着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大导致这些国家偿债压力骤增,它们也希望欧洲央行能大举购买它们的国债,以对冲金融机构抛售国债潮涌,避免新的欧债危机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欧洲央行内部针对重启QE计划的分歧加大,金融市场正对欧洲央行实现欧元区通胀目标的能力感到担心——衡量市场对未来十年欧洲通胀预期的5年-5年期通胀互换利率一度跌至纪录低点1.11%,远远低于欧洲央行设定的2%通胀目标。
  “若金融市场对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实施效果感到担心,可能会引发欧洲地区金融市场剧烈波动,令欧洲经济进一步陷入衰退风波。”Academy Securities宏观经济策略师Peter Tchir指出。
  未曾发生的状况
  巧合的是,欧洲央行并不“孤单”。近日美联储公布的9月货币政策纪要也显示,美联储官员对未来降息步伐同样存在严重分歧。
  “这背后,是欧美经济体都在面临以前不曾出现过的新局面,即低增长,低通胀与低利率。”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问题在于如何有效调控降息与QE重启步骤,既能起到刺激经济增长作用又避免经济陷入通缩困局,以及金融市场出现的流动性陷阱,颇让欧美央行伤脑筋。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此也明确表示,美国经济与其他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着一些长期挑战,包括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低利率可能是好事,但当通胀——以及由此导致的利率过低时,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在经济低迷时期降息以支撑经济的空间就更小了。
  “这是美联储不得不走一步看一步,即根据经济数据与经济发展状况最新变化决定是否加快降息步伐或重启QE的原因之一。”这位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由于美国经济以往从未出现过低增长、低通胀与低利率状况,因此美联储无法根据以往操作经验制定自身的货币政策宽松具体步伐。
  在他看来,相比欧洲央行将在重启QE与负利率政策方面越走越远,美联储未必会引入负利率,甚至在降息步伐方面颇为谨慎。究其原因,美联储认为负利率将导致银行信贷利润大降而大举惜贷,令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大打折扣,而对降息采取谨慎措施,则可以预留更多货币宽松操作空间应对潜在的中长期经济衰退压力。
  这背后,还是欧美央行启动新一轮货币政策宽松周期的诉求不一,相比美联储采取预防性降息以应对贸易局势紧张对本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冲击,欧洲央行除此之外,还得兼顾不同成员国的经济发展状况与国债兑付压力等。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欧洲央行内部分歧严重,多数投资机构依然倾向欧洲央行将会效仿日本央行的做法,在负利率政策越走越远同时启动配合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的QQE措施,以避免欧债危机再度发生同时投入巨额QE资金刺激经济增长。
  “不过,欧美央行面临的更大挑战,是如何说服金融市场相信自己的货币宽松政策将产生良好的刺激经济增长效果。毕竟,越来越多金融机构都在质疑新一轮QE措施对经济的拉动效应不如以往,反而令欧美央行背上巨额的资产负债,以致货币政策灵活性进一步被压缩,导致经济陷入更长期的衰退风险。”Peter Tchir指出。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 黄左
 
搜索添加“安泰科信息”微信公众号,免费获取金属报价、热点资讯、独家分析观点
相关信息
国内市场行情
国际市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