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频道:
美国核心通胀开始加快上行
发表时间:2019-10-09 10:35 浏览次数:223
   核心PCE物价指数出自美国,是衡量美国民间消费通胀的关键指标。2002年美联储用PCE指标取代CPI指标,来衡量通货膨胀,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修正CPI的偏差问题。
  PCE平减指数被认为能更全面、稳定地衡量美国通胀问题,但是在实际使用过程中,问题依然比较多。譬如医疗分项,PCE篮子中的权重与CPI篮子中的权重会相差非常大,而包括了家具、房租、水电等子项的居住类分项中,CPI与PCE也可能相差极大,这会造成PCE的计算也存在一些问题。
  另外,PCE价格指数并不是独立的价格调查,其分项价格变动主要还是引用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CPI与PPI的调查数据。PCE最主要的数据来源还是CPI与PPI,数据的非独立性使PCE有时并不能很好地修正CPI偏差,甚至可能会误导市场。
  美联储的长期PCE目标为2%,但是美国PCE指标这些年来一直比较低,美国8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实际为1.8,年率录得2019年1月以来新高,这说明美国通胀今年在上行,可依然没有达标。但是美国8月未季调核心CPI年率实际为2.4%,从CPI的增速来看,说明美国通胀已经出现了较快的上涨。
  美国这些年来的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中速增长与低通胀的结合,这会保障美国居民消费的畅通,目前由于美国不断提高关税与货币宽松预期,导致美国内部通胀明显上行,在GDP增速不断下降的情况下,CPI明显上行,这说明美国的实际经济增长出了问题。美国二季度GDP增速为2%,如果通胀上行过快,美国的居民消费很快就会下降,那么美国经济的未来就很不乐观。
  所以目前PCE并不能更好地反映美国的实际通胀问题与经济增长问题,PCE明显造成了美国通胀偏低的误导,目前通过CPI反而会看的更清楚一些,预计PCE如果达到2%的目标之后,美国的内部通胀问题不仅会变得比较严重,而且经济会下滑的更加厉害,因为CPI加速上行将导致美国居民消费递减,将会严重影响美国的经济增长。
  另外,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调整主要是盯住四大目标,分别是:GDP、PCE、失业率与金融风险,虽然PCE的指导作用比较重要,但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调整需要整体来衡量。
  譬如美国三季度的GDP增长跌破2%的美联储的目标的可能性比较大,那么美联储就可能考虑继续降息以刺激GDP增长,譬如美国股市如果出现剧烈震荡或出现大幅下跌,威胁美国金融市场安全,那么美联储也有可能降息,所以核心通胀上升,并不一定代表美国经济就没有问题,也不能确定美联储就不会降息,还是要几大目标综合来考量。更何况从PCE指标来看,还没有达标,所以美联储依然有降息空间。
  由于特朗普的干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节奏已经出现了紊乱,这将导致美国经济失去中速增长与低通胀的结构,这一稳定结构一破坏,美国的经济前景就必然堪忧,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会矛盾重重,不降息则美国经济增速有问题,降息则美国通胀要出问题,所以美联储的均衡利率一旦打破,不仅美联储自找麻烦,美国经济也将风险重重。
            来源:品牌财富网      编辑: 黄左
 
搜索添加“安泰科信息”微信公众号,免费获取金属报价、热点资讯、独家分析观点
相关信息
国内市场行情
国际市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