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频道:
欧洲经济表现低迷前景堪忧
发表时间:2019-08-22 10:38 浏览次数:712
         据《欧洲时报》报道,欧盟最近麻烦不断,一拖再拖的英国脱欧因为英国首相更替而险象环生;意大利债务问题还没个眉目,执政联盟又闹翻了,提前大选的可能性明显上升,前意大利总理莱塔8月11日甚至警告意大利有退出欧盟的风险,不确定性给意大利经济蒙上阴影并增加了该国脱欧的可能性;欧洲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德国二季度GDP继续下降,欧元区经济整体疲软,面临考验。
        此前,美国两年期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12年来首次出现倒挂,如果再加上德国第二季度经济陷入萎缩以及欧元区经济的低迷表现,这一切都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对于全球经济放缓的忧虑。
        意大利遭遇政局不稳困扰
        意大利联盟党与“五星运动”(5 Star Movement)两大民粹党派的联合政府上台仅14个月,双方关系却一直不睦。身兼意大利副总理与内政部长的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宣布,要让联盟党退出联合政府,并对现政府提出了不信任动议。萨尔维尼同时指责“五星运动”一再否决联盟党提出的各项改革举措,称“在否决和争吵中继续前进毫无意义,意大利人民需要更多的确定性和一个实干的政府”。
        自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后,意大利两大执政党在修建里昂至都灵高速铁路、单一税制改革、最低工资收入改革、意北方部分大区自治等问题上始终处于针锋相对的状态。
        前意大利总理莱塔8月11日警告说,萨尔维尼的不负责任行为也有可能让意大利退出欧盟。莱塔认为萨尔维尼“没有原则。总有一天,他可以说下一步想离开欧洲。有萨尔维尼在,意大利版的‘英国脱欧’并不是不可能”。莱塔还表示,“意大利政治混乱是彻底的。”
        意大利执政联盟破裂,孔特政府面临不信任投票,政府正在进行中的各项改革举措将不得不因此中止,意大利十年期国债利率出现暴涨,与德国同期利率之差加大到6月以来新高,该国股市也出现大幅下滑,均反映出投资者的不安情绪。目前,意大利受到庞大的债务比率(占GDP的132%)的制约,是欧元区仅次于希腊的第二大负债沉重的经济体。
        米兰博科尼大学教授卡洛·卡内瓦莱表示,意大利还可能会遭遇评级机构调降评级,这或将引发新一轮的市场恶性循环。意大利目前的评级为BBB,评级展望为负面——比“垃圾”级或非投资级高出两个等级。2018年10月,评级机构穆迪将意大利的评级下调至略高于“垃圾级”。
        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今年不仅难以为欧元区经济添彩,甚至还可能成为拖累。目前,市场密切关注意大利大选会否提前。如若该国政治风波持续酝酿,意大利经济或将雪上加霜,进一步拖累欧元区经济。
        意大利经济在过去的五个季度中,只有一个季度出现增长。本来今年下半年意大利经济有可能缓慢复苏,但意大利与欧盟的冲突、欧美贸易冲突以及意大利政局动荡的影响,都可能破坏这一过程。
        德国英国进入困难阶段
        8月14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德国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0.1%,主要原因是因贸易冲突导致外需疲弱。这与市场的预期一致。
        在过去四个季度中,德国经济已有两个季度出现萎缩。德国总理默克尔8月13日表示,德国正进入一个“困难阶段”。
        今年6月份,德国的工业产出按月算下降了1.5%,而第二季度整个下降了1.9%,是2012年以来季度下滑的最大幅度,而且除了建筑业以外的其他行业都出现了下滑。由于对出口依赖较为严重,德国有可能成为全球贸易摩擦的牺牲品。今年6月份,德国出口额和进口额已经分别同比下降8%和4.4%。德国工商大会负责外贸事务的副总干事福尔克尔·特赖尔(Volker Treier)预计,2019年下半年,德国出口领域的表现难有起色。同时,德国的劳工市场也表现不佳,德国的失业率在过去三个月中有两个月在上行。
        7月份,德国商业气候指数创下了2013年4月以来的新低,降至95.7分,比上一个月低了1.8分。这也是过去11个月中,该指数第10次下滑。发布该指数的慕尼黑大学经济研究所指出,在工业领域,德国许多重要产业已经进入了衰退期,即便是暂未陷入衰退的服务业领域,也受到了商业气氛低迷的不利影响。
        德国复兴信贷银行经济学家克劳斯·博格表示,这个夏天,德国经济已处在“停滞和衰退的边缘”。
        英国脱欧局势的不乐观前景已经对英国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英国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意外萎缩,这是2012年以来的首次,显示出无协议脱欧不确定性对英国经济的影响。此外,英国的商业投资在过去的六个季度里已经有五个季度出现了下滑。
        英格兰银行近日下调了其对未来两年英国经济的增长预期。报告表示,预计英国经济今年将增长1.3%,低于5月份预测的1.5%。对2020年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1.6%下调至1.3%。由于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仍存在不确定性,预计今后几个月英国经济仅能实现微弱增长;明年初的英国经济,将有三分之一的几率出现萎缩,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也对英国经济前景构成了压力。
        路透社援引法国巴黎银行的分析称,目前英国的政治环境不稳定,时间也很紧张,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已经从40%提高到50%。英格兰银行的报告称,无协议脱欧将打击英国经济,并引发英镑进一步贬值。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也表示,“如果不达成协议、不进行脱欧过渡,英镑很可能下跌,英国资产的风险溢价将上升,波动性将飙升。”
        欧洲经济前景堪忧
        德国、英国和意大利是欧洲的三个主要国家,目前,这三个国家的经济不是已经跌入了衰退,就是处在了衰退边缘,欧洲经济面临更大考验。一些分析人士担心欧洲经济前景将受到冲击,陷入衰退。
        分析人士表示,意大利在第四季度举行大选的机会是较大的,那时正是意大利与欧洲谈判财政预算的关键期。目前,意大利的债务相当于GDP的130%多,为历史高点,且没有改善的迹象,意大利政府对消减债务也无能为力。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对削减债务有利的三个因素——更快速的经济增长、较高的通胀水平和紧缩的财政,对于意大利而言都难以实现。因此,意大利有可能面对债务重组或出现违约。
        欧洲央行8月8日发布经济公报警告称,全球经济有进一步恶化的风险,长期的不确定性正在抑制欧元区经济的增长。在此背景下,欧元区通胀依然低迷,通胀预期指标也有所下降。欧元区仍需要货币政策刺激,以确保有利的融资条件来支持经济扩张。
        欧盟委员会近期发布预测,维持欧元区今年1.2%的经济增长预期不变,并下调通货膨胀预期至1.3%。随后,欧洲央行宣布,维持零利率至少至2020年夏季,并计划在下半年推出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引发了人们对欧洲经济的普遍担忧。
        德拉吉任欧洲央行行长期间,为实现2%的通胀目标实施了两期欧版量化宽松政策,通过在二级市场购买欧元区成员国的主权债务,向银行提供流动性,实施零利率政策,促使银行对外贷款,推动投资和消费,进而带动经济增长。在为欧洲结构改革争取时间的同时,德拉吉不断呼吁,货币政策已竭尽所能,欧盟委员会应在财政政策方面共同发力,通过结构改革实现欧洲经济的稳定和可持续增长。
        据欧盟委员会一项研究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法、意等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立足于由公共部门和低储蓄率所拉动的内需,而德国、荷兰等国的经济增长则依赖出口。欧元未流通前,法、意可不断通过本国货币贬值的方法进行“债务减计”,以此重新获得竞争力;德国和荷兰则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来不断增加出口,同时通过保持币值稳定来保证储蓄“不缩水”。欧元面市后,法国和意大利无法再通过货币贬值来重新获得竞争力,而德国和荷兰等国的出口竞争力却不断增强。出口对经济的贡献,在南北欧间的差距不断加大。这种结构性的困境延宕已久,尽管欧洲央行通过非常规性货币政策操作努力“放水”,也没能缓解这一结构性矛盾。
        欧洲眼下面临的不光是内部矛盾,外部环境也比较艰难。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前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全球技术供应链受到威胁,经济下行风险增加,多国央行已经做好了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的准备,美国已经降息。欧洲经济增长由此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德国作为欧洲经济增长的发动机,经济从2017年开始减速,2018年的增长率为1.4%,预测今年仅为0.5%。
        分析人士担忧,目前普遍预期欧洲央行可能在短期内启动新的宽松政策,在9月例会上会下调利率,或者重启政府债券和公司债券的购买计划。据测算,欧洲央行9月降息10个基点至-0.5%的概率为95.4%。但也有人认为欧洲央行不一定会冒这个险,主要是现在欧洲的利率水平已经在-0.4%,继续下调利率对实体经济并不一定产生明显效果。
            来源:中国商报    编辑: 黄左
搜索添加“安泰科信息”微信公众号,免费获取金属报价、热点资讯、独家分析观点
相关信息
国内市场行情
国际市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