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频道:
不良率9% 拿什么拯救制造业
发表时间:2019-06-20 10:44 浏览次数:427
         中国自2010年起,已成为制造业第一大国,是全球制造业规模最大的国家,但制造业的“大而不强”至今仍是亟需突破的瓶颈。
        “制造业不良贷款率比较高,全国平均9%左右的不良率。”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由人民政协报|网主办的“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畅通制造业创新及融资渠道”座谈会上表示,当前,制造业金融生态不健全,信用体系、融资担保体系、信息披露体系等都不健全,制造业原来负债很重,现在不良率又高,这样就影响到了投融资的增加。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的不良率为1.8%。9%的不良贷款率,足以引起银行的强烈关注,甚至“敬而远之”。
        “数据显示,2006—2016年的十年间,我国制造业的贷款比重从25%下降到16.2%。”鲸算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IO李昊在上述会上表示,制造业的融资具有周期性,在经济形势好,制造业发展较快,增速保持在10%以上,大部分产业、企业都会取得利润时,银行乐于贷款;反之,银行出于风险防控考虑会惜贷、压贷,甚至断贷、抽贷,下行周期企业融资难程度会加深。
        我国制造业已成为全球门类最齐全、产业布局最完整、制造能力最强的一个工业体系,但是,制造业在国家转型升级发展当中面临的压力和挑战也是前所未有的。制造业该如何获取资金?
        “企业融资需反向思考,能给银行什么?”北京世纪金光半导体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百泉认为,制造业创新发展,要求企业家在转变思维模式前提下,精准定位企业的发展轨迹。对于企业融资,传统的融资思维模式是买进来,卖出去,到银行拿钱,再投资建设,可盈利模式在哪呢?银行看不到,银行的痛点就是把钱给了企业,但企业如果不能很好盈利,势必造成还钱难,进而使得银行贷款难以收回。
         来自企业界的看法与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的观点很相近。
        “制造业融资的痛点主要是制造业面临的经营困难、效益不高、创新能力差、转型升级等问题,真正要实现高质量,就必须同步提高金融支持制造业的发展能力。” 周延礼称,要解决制造业融资渠道的问题,首先要解决制造业转型升级、动能转换的问题,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目标。
        然而,制造业转型升级、动能转换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实际上,我国自2006年开始,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开始下降。
        “2010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31.5%,这是最高值。这之后持续下降,到今年5月降至29%。我国有一个经济安全政策,不低于30%,这是公开发布的政策。”肖钢称。 因此,提升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刻不容缓,制造业亟需金融的支持。
        “畅通制造业创新及融资渠道是一个系统工程,关键是要不断形成并完善金融服务的生态系统。客观看,经过各方面共同参与和推动,这些年特别是最近几年,无论是传统还是新型制造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创新创业企业及高新科技企业的金融服务生态系统建设有了很大成效。但总体上仍不够健全,在有效性、系统性、协调性等方面还需要优化改进。”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副主任、上海市原常务副市长、上海交大兼职教授屠光绍称,制造业金融服务的生态系统是一个大概念,是由多个系统构成的复合体,但从大的构成上主要有三个维度,即金融服务、企业本身和政府。
        在目前间接融资银行贷款为主的格局下,要加大银行创新力度,开发多样化的融资服务,比如知识产权抵押、数据资产抵押贷款。相比之下,加快发展直接融资服务制造业特别是创新创业融资具有更大空间。公开市场尤其是科创板的推出有重要意义,但达到公开市场要求实现融资的企业毕竟有限,更多的企业可以通过私募市场融资。
        企业本身的转型升级面临两大问题:一是体制不转没活力,二是转型升级。从生态环境来讲,政府要做好信用环境、担保体系(解决好间接融资银行贷款的增信问题),政府引导基金(有助于直接融资中私募股权基金发展),带动更多的金融资源服务好制造企业。同时,这个生态系统一定是动态的,以企业需求、发展为引领。同时,这个生态体系一定是开放的。
        “企业融资不能只靠信贷,也不能只靠资本市场一、二、三、四板,那些都是奥运冠军、国家队,现在企业需要‘全民健身计划’。”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称,制造业技术进步上不能拔苗助长不行,而是要接近技术的前沿,要有庞大的市场来为之提供驱动力,同时,要重视科学家在提升制造业整体水平中的作用。
        但对于更多中小微制造业而言,很难有机会依靠资本市场,对于技术前沿也难以企及,它们将如何解决融资难问题?
        “不是银行缺乏资金,而是在充沛的资金基础上,囿于风控体系完整性有限的原因,银行往往找不到合适的投放对象。即资金供需方的有效匹配,这个的根源还是在于技术创新。”李昊认为,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应用可以实现制造业畅饮“金融活水”。制造业转型升级是一个全社会经济行为,有着周期性长、投入成本巨大,呈现系统性等特点,面对制造强国对金融发展的新需求,顺着政策东风,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提升弱势群体金融享有权及获得感,金融科技公司将可以让慢公司、笨公司、小公司都能尽快融到资。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 黄左
搜索添加“安泰科信息”微信公众号,免费获取金属报价、热点资讯、独家分析观点
相关信息
国内市场行情
国际市场行情